exiula的埃塞俄比亚之旅(8) – Hamer部落

valley的Hamer部落。Turmi是个小镇,镇子周围有不同的部落村子,但主要是Hamer 人的聚集地。司机爱思福说Hamer 女人是这些个部落里最美丽的女人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1. 她们的时装就是一张牛皮或者羊皮裹在下身做裙子,头发编成无数的小辫子,身上和头发上涂着牛油和泥土混合的涂料,油亮的棕色,就象欧洲妇女整天把自己关在日光浴室里做出来的Tan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2.Hamer 女人大多赤裸着上身,而脖子里却挂满了贝壳和珠子穿成的项链,红的,白的,蓝的,绿的,在褐色的皮肤上,鲜艳的色彩更夺人眼目。谁说这不是一种时尚呢,她们把色彩演绎的那么完美,那样的有冲击力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3. 如果你想知道怎么区分女孩和女人,可以看她们的脖颈里是否有两条粗粗的项圈,有丈夫的女人都有这样的项圈,但有一种特制的项圈不是每个有丈夫的女人都可以戴的,只有一个家庭里的第一位夫人才有权利带,这种项圈是木制的,底部伸出一个椽头,带这项圈的女人,在一个家庭里地位高于其他的女人,在家里掌管着粮食, 指使其他的女人做家务等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4. 但在这里,女人们非常亲密,没有地位之争,没有中国过去那种大家庭里女人们之间争风吃醋,尔虞我诈的故事,大约是这里太贫穷的缘故,为生存,人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去钩心斗角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5. 这里的另一种时尚却是非常骇人的,满12岁的女孩,就可以开始来雕刻自己的身体,用刀子在身体的背部,腹部划上一道道刀口,等伤口好了就结成了一条条的疤痕,Hamer 人认为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否美丽,是根据她身上疤痕的多少,大小来判断的。另一种说法是女人通过这样的仪式来展示她们的强壮。美丽的代价是残酷的,不少女孩为此付出了生命,包括割礼,即使能够忍受仪式过程中那痛苦的煎熬,还要经过伤口愈合的难关,没有消炎药,通常仪式后,只是用一些具有消炎作用的植物草叶根茎敷在伤口处,身体强壮者才能度过这生死关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6. Hamer男人的装束和Karo的男人相差无几,都是前额和后脑勺底部都刮的很干净,头顶带着一个泥制的彩色硬壳,羽毛是他们的装饰品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7. 都说非洲的男人大多是游手好闲的,很多的劳作都是女人的事,农耕,家务,市场的买卖等,这里也不例外,在Dimeka集市上,都是女人在买卖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8. 很多男人只是手里拿着一木制的小凳,或坐或当枕头席地而卧,女人在集市上赚到的钱回家是要上缴的,然后男人再拿这钱给女人们买项链。。。爱思福说在这里做男人真幸福,我听后,问他:那你为什么穿上了西式服装,梳着文明社会的发型,跑到城里去听别人指挥呢?爱思福半响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我知道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,就走到一边去和那几个Hamer 姑娘斗嘴去了。


Photo © Marco Paoluzzo

作者: exiula 转载或引用前请经原作者允许
原文地址: exiula的旅行日记

《exiula的埃塞俄比亚之旅(8) – Hamer部落》上有0条评论

  1. 好羡慕你能这么周游世界!
    儿时的梦想
    现在的理想
    希望以后可以像你一样

  2. 纠正下,女孩身上的伤不是自残,是兄弟成人礼上被族人鞭打的,承担了对家人的祝福。你也不想想,谁在背上自残,够得着吗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